王毅非洲五國之行

2021-01-11 11:16:51   22772

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接的過渡期間,中共不但與亞太14個國家簽署貿易協定(RCEP),並且與歐盟達成投資協定。如果王毅此行能在非洲穩住陣腳,則北京已做好在歐亞非3地與美國進行外交角力的暖身動作。這將使拜登上任後的外交處境更加艱困。

趙春山/評論

新年伊始,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就馬不停蹄地於1月4日至9日,訪問了奈及利亞、剛果、波札那、坦尚尼亞、塞席爾等5個非洲國家,涵蓋西非、中非、南非、東非以及印度洋島國。中共外長選擇以非洲作為新年首訪之地的傳統始於1991年,王毅此行是中共外長連續第31年的訪問,代表北京對這個地區的重視。

中共的外交戰略布局講得很清楚:「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開發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舞台」。開發中國家集中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中共自認是發展中國家,為做好對非外交工作,早自1950年代開始,就在「亞非團結」的口號下,在非洲地區投注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

中共的努力得到巨大的報償。在冷戰時期,開發中國家對中共外交提供的協助,誠如一名中國大陸學者所說:「如果沒有開發中國家的鼎力支持、竭誠相助,中國何時重返聯合國、何時舉辦奧運會、能否十多次擊敗西方的人權攻勢、能否在『六四』風波之後,在『黑雲壓城城欲摧』的西方高壓下避免國際孤立,都要打問號。」

進入後冷戰時代,有人認為開發中國家在中共外交的重要性,相較於大國外交已有日漸下降之勢。因為第一,中共不能再以過去冷戰時代的鬥爭哲學出發,「以對抗手段謀求巔覆國際體系」;第二,中共須從已開發國家引進資金、技術和管理經驗,若要融入國際體系,就必須加大已開發國家在整個中共對外戰略中的比重。

隨著中共綜合國力的提升,北京已從地區強權,邁向世界強權,非洲則成為中共擴充對外影響力的一個重點。中共推動與非洲的關係,主要是透過「中非合作論壇」(FOCAC)進行,論壇每3年舉行一次會議。首屆部長級會議於2000年10月10日在北京召開,會議通過《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宣言》和《中非經濟和社會發展合作綱領》兩項重要文件。據此,中共與非洲共同制訂並相繼實施了所謂「十大合作計畫」和「八大行動」。

中非合作首先透過經貿的管道進行。非洲為世界第二大洲,人口達12億,總體經濟規模約2.5兆美元,是全球最具潛力的市場。「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成立「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則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中非經貿互動頻繁,中共自2009年起即超越美國,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至2019年為止,中非貿易額突破2,000億美元、中共對非洲直接投資存量達1,100億美元、3,700多家中國大陸企業在非洲各地投資興業。中共亦與非洲國家大力開展基礎建設合作,修建鐵路和公路的里程皆超過6,000公里,建設了近20個港口和80多個大型電力設施。

今日談中非關係不能忽視「一帶一路」。中共希望「一帶一路」建設能與非洲國家推動區域整合的《2063年議程》,以及與非洲各國發展戰略對接。目前「非洲聯盟」以及44個非洲國家皆已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倡議。埃及智庫「金字塔政治與戰略研究中心」(ACPSS)亞洲事務專家費茲(Mohamed Fayez)表示:「非洲國家與北京發展關係,一切都是在為『一帶一路』服務。」

然而,中共同時也是世界貧困國家的主要債權國,外界批評中共「一帶一路」倡議是在開發中國家搞「債務陷阱外交」。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020年6月7日,發布了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長篇白皮書,其中提到要積極參與並落實「20國集團(G20)暫緩最貧困國家債務償付倡議」,暫停要求77個國家償還債務。中共沒有列出這些國家的名單,但其中應包括非洲地區,特別是撒哈拉以南的國家。

此外,中共對非洲大陸的經營,早已超越經貿領域。中共過去參與聯合國維和任務,現在則與非洲國家直接進行軍事合作。目前中共唯一海外軍事基地,就設在東非的吉布地(Djibouti),在非中聯合軍事訓練、軍售及情報共享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共目前也是非洲國家的主要武器來源,根據瑞典智庫「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統計,非洲市場已占中共武器出口的1/5。

最後,中共以「大外宣」方式,向非洲國家展現中共的「軟實力」。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去(2020)年12月報導,中共官員曾透過與非洲國家政黨領袖的線上簡報會,宣揚中共在發展上的成就,證明「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5年規畫」的好處。中共官員對這些非洲政界人士說,中國制度可作為參考,「只有維持黨的領導」,這些計畫才能「保持在正確的軌道上」。

王毅此次非洲之行的主要任務是:支持非洲國家抗疫、實現經濟復甦、共建「一帶一路」,以及就今(2021)年將在塞內加爾舉辦的新一屆論壇會議籌備事宜,與非方交換意見。但國際媒體報導,非洲已成為中共與美國「新冷戰」的新戰場。

川普政府於2018年12月推出《新非洲戰略》,目的就是加強與中共在非洲的地緣政治博弈。在2019年6月舉行的第一屆「美非商務峰會」上,美國推出「繁榮非洲」倡議,計劃在2020年至2022年,投資非洲5,000萬美元。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出,協助非洲抗疫「任何國家都比不上美國」,並在今(2021)年1月再度宣稱,美國要提供非洲1億7,000萬美元新援助;但《BBC中文網》表示,「這個數字,中國僅一個億萬富翁馬雲的捐贈,幾乎肯定比得上,甚至可能還超過。」

在美國因總統選舉而陷入政治動亂之際,《紐約時報》於〈習近平搶占外交先機,美國遏制中國面臨困難〉為題的分析報導中指出,拜登上任後計劃與盟國建立「統一戰線」,來與中國競爭,並遏制中國日增的對外影響力,而中共顯然已預見這項政策的潛在威脅。

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接的過渡期間,中共不但與亞太14個國家簽署貿易協定(RCEP),並且與歐盟達成投資協定。如果王毅此行能在非洲穩住陣腳,則北京已做好在歐亞非3地與美國進行外交角力的暖身動作。這將使拜登上任後的外交處境更加艱困。

【圖片為資料照】
作者介紹
  • 趙春山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