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對話:中美各自表述

2022-06-13 09:47:25   72669

從奧斯汀和魏鳳和演講的內容看,雙方各自表述且針鋒相對;但我認為重要的是雙方場外的會晤,其中應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之處。這是拜登總統入主白宫之後,美中防長首次面對面的會晤,原定30分鐘,但實際進行了一個小時。我判斷雙方在會談中展開「預防性外交」,希望避免因誤判而發生擦槍走火。

趙春山/評論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停辦2年的「香格里拉對話」(SLD),於本(6)月10日至1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飯店以實體方式舉行。

SLD是針對「9.11事件」後亞太政治、經濟和安全形勢發生的重大變化,由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發起召開的。由於與會者包括來自亞太、歐洲、北美等地區的國防部長、資深官員、企業領袖與學者專家,故被視為具有「一軌半」性質,是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的安全對話機制。

會議議程的安排分為大會的演講、分組報告和討論,以及場邊的「會外會」。從大會演講者的選擇、分組報告與討論的過程,以及場邊會透露出的一些訊息,足以反映當前地區國家普遍關注的重大安全問題。

過去兩年的國際政經情勢動盪不安,誠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社群網站Facebook貼文中所說,全球局勢出現顛覆,除了因為新冠疫情,也包括受到俄烏戰爭、美中日益激烈的競爭,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的影響。因此,他認為「這是相互交換意見和重新肯定彼此間牢固關係的好機會。」

俄烏戰爭遠在歐洲,但卻引發這次與會者的普遍關注。主辦單位特別邀請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視訊方式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引述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的名言表示:「如果沒有國際法,大魚會吃小魚,小魚會吃蝦米,然後我們可能就不存在了」。

烏克蘭戰事目前陷入困局,澤倫斯基的講話顯然有感而發。他提醒與會各方對於烏克蘭的支持非常重要,強調:「這不僅有助於擊敗俄羅斯的侵略,也有助於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秩序。」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應是經過刻意安排,凸顯日本有意在區域安全事務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為其「再武裝」製造有利氣候。岸田是2014年以來第二位在SLD發表演講的日本首相,他在演講中強調:「今天的烏克蘭可能就是明天的東亞。」

岸田明確指出「台灣問題」可能會對東亞地區的和平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隨後也把俄羅斯帶上一筆,指出中國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也加劇地區安全擔憂。因此,為了「更加積極應對亞洲面臨的挑戰與危機」,日本計劃未來五年大幅增加國防支出,包括向東南亞國家提供巡邏船的援助方案。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分別以「美國印太戰略的下一步」和「中國對區域秩序的願景」為題,在大會發表演講。這兩年美中緊張關係升高,兩人在會上的演講可說是今年香格里拉對話的重頭戲。

奧斯汀在演講中強調,為因應區域面臨的挑戰,美國必須重申捍衛國際法、維護國際規範及反對片面改變現狀的承諾。他認為今天出席香格里拉對話者,就是因為相信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在歐洲和印太地區都同樣重要。他指控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就是「暴君踐踏規則」的行為,讓「我們看到了失序的危險」。

奧斯汀表示,印太地區是美國大戰略的核心,美國將持續加強印太安全,而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安全聯盟及夥伴關係,則是穩定的來源。奧斯汀特別強調美國在區域內的整合嚇阻是聚焦於和澳洲、日本、菲律賓、韓國及泰國等條約盟友的關係。

至於美國發展與其他夥伴的關係,奧斯汀則特別點名具軍事及科技實力的印度;並把美國與新加坡、印尼及越南的合作,提升到下一個階段。針對兩岸關係,奧斯汀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他在重申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後,呼籲中共不要對台灣採取進一步破壞穩定的行動。

魏鳳和在演講中引用中國古代「協合萬邦,天下大同」的大道理,闡述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魏鳳和提出「四個堅持和反對」的區域安全政策主張:堅持團結協作,反對對抗分裂;堅持公平公道,反對霸權霸道;堅持力行法治,反對我行我素;堅持交流互鑑,反對封閉排他。

魏鳳和也乘機批評美國的印太戰略是:「打著自由開放旗號,搞小圈子,搞霸權主義、強權政治、拉幫結夥和集團對抗,犧牲別國的安全為代價,片面追求自身安全,只會造成新的矛盾和風險。」

魏鳳和認為中美關係正處於重要關口,他對美國提出下列四項要求:不要攻擊抹黑中國,不要遏制打壓中國,不要干涉中國內政和不要損害中國利益;他警告美國若要合作,將會是互利共贏;若要對抗,則中國將奉陪到底。

針對台灣問題,魏鳳和闡明中方的立場可歸納為三點:第一,這是中國的內政,和平統一是中國人民最大的願望;第二,搞台獨分裂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如果有人膽敢把台灣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將不惜一戰;第三,外部勢力干涉是絕對不會得逞的。

除台灣問題外,魏鳳和也運用答詢時間,就中國核武發展、中俄關係、中越關係、中印關係、南海和朝鮮半島等外界關切的問題,說明中方的基本立場。

從奧斯汀和魏鳳和演講的內容看,雙方各自表述且針鋒相對;但我認為重要的是雙方場外的會晤,其中應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之處。這是拜登總統入主白宫之後,美中防長首次面對面的會晤,原定30分鐘,但實際進行了一個小時。我判斷雙方在會談中展開「預防性外交」,希望避免因誤判而發生擦槍走火。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印尼國防部長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在分組會上的發言。他主張以「亞洲方式」解決國與國之間的分歧,並互相尊重對方的國家安全利益。普拉博沃表示,亞洲每個國家都有解決自身問題的辦法,每個國家都必須和他們的鄰國,以及和世界上的大國保持良好關係。印尼是東協的大國,面對強權競爭的時代,普拉博沃的說法應是傳達許多東協成員的心聲。

【圖片翻攝自www.iiss.org】
作者介紹
  • 趙春山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