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從「反獨」到「促統」的戰略轉移

2024-01-23 18:29:37   19792

我認為習近平強調對台「統戰」,就是從政治面來思考兩岸的和戰問題。解決「台灣問題」,中共將進行從「反獨」到「促統」的戰略轉移。

趙春山/評論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本月16日在夏威智庫「太平洋論壇」(Pacific Forum)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說,中共過去幾年的行動相當一致,當發生其「不喜歡」的事時,往往會採取行動。阿基里諾認為,中共對這次台灣大選結果顯然「不高興」,因此恐在近期對台展示武力。

近年來,美國軍方基於各種理由,曾多次針對中共對台用武提出警告。阿基里諾沒有說明選後中共何時,以及運用什麼方式對台展示武力,也沒有說明中共的目的為何。

賴清德勝選後,大陸網民主張「武統」的聲浪急遽升高;有大陸學者甚至提醒,台灣史上三次回歸都靠「武統」:一是明鄭打敗荷蘭;二是清康熙年間施琅打敗鄭氏;三是抗日戰爭勝利。

但今天兩岸關係面臨的內外環境複雜,不能只談軍事,不談政治。普魯士軍事家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的一句名言:「戰爭是政治的繼續」。習近平和毛澤東一樣都是從辯證的觀點,看戰爭與政治的關係。習曾表示:「籌劃和指導戰爭,必須深刻認識戰爭的政治屬性,堅持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從政治高度思考戰爭問題。」

我認為習近平強調對台「統戰」,就是從政治面來思考兩岸的和戰問題。解決「台灣問題」,中共將進行從「反獨」到「促統」的戰略轉移。

這次台灣總統大選,沒有爆發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前的台海危機,主要因為中美針對「台獨」問題做好了風險管控的超前部署。美國學者選前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忠告,不僅是針對賴清德,也是對北京釋出的弦外之音;拜登在賴勝選後第一時間表達「不支持台獨」,更是非比尋常。

因此,身為「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賴清德上任後,不會以「法理台獨」挑釁對岸。事實上,賴在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上,就把「台獨」定義為「主張台灣的主權獨立,是屬於2300萬人所有,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選後賴在發表勝選感言時,不僅沒有提到「台獨」,還表示「會以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推動兩岸事務」。

如果「法理台獨」是個「假議題」,那中共就沒有藉此取得對台用武的「合理性」。但中共擔心賴清德上任後會加速推動「去中國化」政策,讓兩岸距離「心靈契合」愈來愈逺,從而弱化「兩岸統一」的精神基礎。

「維持現狀」是臺灣的主流民意,臺灣三黨總統候選人在這次選戰中都避談「統一」問題;但習近平任內不會讓「台灣問題」久拖不決,他曾說過「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因此,中共如何實現「兩岸統一」,將成為未來決定兩岸和戰的關鍵。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教授鄭永年在「台灣大選後,如何推進國家統一?」文中提及,中共藉「中國式現代化」促進民族復興,倘兩岸未「統一」則民族復興存缺憾;另若「台灣問題」解決不當將阻斷「中國式現代化」進程。我認為這是中共在推動「統一」時面臨的一個難題。

外部的障礙就是美國因素。美國基於地緣政治利益,當然不會樂見兩岸統一;但因中共不斷強調「台灣問題」是「核心利益中的核心」,美國至今未對兩岸統一明確表態,只強調反對兩岸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

日前諾魯以聯合國2758號決議及「一中原則」為由,宣布與我國斷交。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羅森伯格隨後表示,對諾魯的決定感到失望,認為2758號決議沒有決定台灣地位、沒有排除任何國家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也沒有排除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體系空間。

實際上,早在2021年10月,在聯合國更改「中國代表權」50週年之際,有關台灣參與聯合國事務的問題即引發爭議。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當時發表聲明公開表示,「台灣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系統不是政治議題,而是務實議題。」美國前國安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也在一場研討會上說,該決議「僅涉及中國的席次問題,台灣有權參與聯合國與其專門機構。」

值得注意的是,在馬英九任職總統期間,台灣曾連續數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大會(WHA)。當時世衛組織和北京都沒有聲稱這一舉動違反聯合國原則或國際法,主要因為馬的兩岸和解政策,帶動兩岸關係的緩和。

2016年,蔡英文勝選總統,時任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在WHA的邀請函上,首次加注2758號決議,並強調「一個中國」原則。雖然當年台灣仍有參與WHA,但一年後就不再收到邀請函。

羅森伯格如今再度對2758號決議提出質疑,凸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和中共「一個中國原則」的差異。換言之,美國接受中共所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的說法;但對中共認為「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國並未表態支持或反對,只是「認知」(acknowledge)到中共的立場。

如果中共在今年農曆年前召開年度對台工作會議,「促統」可能是其中的一個討論議題;而今年三月中共舉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兩會)時,如何充實「兩制台灣方案」的內容,或許也有可能列入議程。

無論如何,美國總統大選後,兩岸將進入一場「促統」和「拒統」的鬥爭。在中共看來,如外力介入這場鬥爭,將意味著這是從事一場攸關民族復興的「聖戰」,後果難以想像。在此之前,認為中共會為台灣選舉而在台海輕啟戰端的說法,可能就是誤判形勢。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作者介紹
  • 趙春山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