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恢復軍事高層對話

2023-12-28 12:46:52   46278

上述中美高層對話,談的大都是原則性問題,能否發揮風險管控的功能,有待實際的檢驗。在此之前,如美國國防部所說,要確保溝通管道開放和可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我認為明年最大的變數,恐怕就是美國的總統大選。

趙春山/評論

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劉振立與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朗(Charles Q. Brown Jr.)於本月21日進行視訊對話。這是中美軍方高層自去年8月裴洛西訪臺事件中斷交流16個月後,重新恢復接觸,代表中美關係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恢復中美軍事對話是舊金山「拜習會」建立的一項共識。美方公布的資料顯示,從2021年至2023年,至少記錄到180多次中國在國際空域中對美國飛機進行攔截的行動,風險比過去十年更高。因此,從軍事安全的角度看,布朗和劉振立這次的會談確有其必要性。

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復甦,本是目前世界各國最關注的議題。但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隨著軍事衝突持續和一系列重大選舉的到來,2024年全球經濟將遭遇日益升高的地緣政治風險。這次中美軍方領導人的會談,討論的重點就是一些全球和地區安全的問題。在亞太地區,臺海和南海是2024年最具有潛在戰爭危險的引爆點。

台灣早被《經濟學人》形容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更被視為一場「戰爭與和平的選擇」。大陸官媒《環球時報》本月23日舉行主題論壇年會,大陸前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出席論壇時指出,堅持搞台獨兩岸遲早會有戰爭。他並稱如果賴清德上台,不能排除兩岸出現軍事衝突的可能性。

王在希過去曾多次在公開演講中表示,中共統一台灣應採取「北平模式」,即以戰迫和、以武促統、兵臨城下,不戰而屈人之兵。王在希認為,這樣一來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兩岸同胞的傷亡,且其本質是另一種和平統一,是「和統」與「武統」的完美結合。

據說習近平在「拜習會」中,曾對拜登提出中共追求兩岸和平統一的訴求。雖然習至今仍堅持「和統」主張,但並未排除採取包括軍事在內的「非和平手段」。王在希雖具軍方背景,但他對台灣選後台海可能爆發軍事衝突提出的警訊,卻反映了許多大陸一般民眾的看法。

記得賴清德今年出訪過境美國,共軍曾於台海周邊舉行海空等兵力聯合演訓。因此有分析家認為,儘管在台灣大選前,中共或許會避免擺出高度挑釁姿態,但可能會持續在台灣周圍所謂的「灰色地帶」進行軍事演習,藉以展現北京的防衛優勢,同時也可作為潛在的戰鬥訓練。

美國則以強化對台軍事合作,表達對台灣的支持。拜登總統於本月22日簽署《2024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其中包括授權國防部長為台灣軍隊制定訓練計畫、擴大美台軍事網絡安全合作、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以及美國在印太地區抗衡中國等政策。

另一個中美軍事對話的議題是南海情勢,而其中最引人關注的則是近期中菲海上衝突。菲律賓1999年將登陸艦馬德雷山號(BRP Sierra Madre)擱淺在仁愛暗沙,至今未拖離且派軍隊駐防,目的是強化菲國對南沙群島主權的主張。從今年10月到本月10日,接連發生了2起中國海警船和菲律賓補給船隻的「撞擊」事件。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日前承認,菲中兩國外交關係「正朝不利的方向發展。」

中國南海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吳士存日前表示,南海形勢進入多事之秋,其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南海政策已經發生變化。吳士存明白指出,「美國的南海政策不再中立,誰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對抗,美國就支持誰。」因此,談中菲關係就離不開美國因素。

小馬可仕上台後改變過去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政府的「平衡外交」,逐漸遠離中共,並尋求在安全上加強與美國的合作。例如,今年4月11日至28日,美菲進行了30多年來規模最大的「肩併肩」聯合軍演,雙方共計17600名軍人參加,首次設立包括愛國者導彈、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的海上實彈射擊訓練,設置實彈擊沉目標船,進行網路防禦演練等項目。

總結這次中美高層軍事領導人的通話,雙方的根本分歧並未消除。布朗強調「共同努力負責任地管理競爭、避免誤判以及保持開放和直接溝通管道的重要性」、「進行實質對話以減少誤解可能性的重要性」。

劉振立則提到,「發展健康、穩定、可持續的兩軍關係」,「關鍵是美方要有正確的對華認知,前提是美方應切實尊重中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劉振立告訴布朗,解放軍將「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他並就南海問題要求美方「謹言慎行,以實際行動維護地區和平穩定和中美關係大局。」劉振立並強調「台灣問題屬於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

上述中美高層對話,談的大都是原則性問題,能否發揮風險管控的功能,有待實際的檢驗。在此之前,如美國國防部所說,要確保溝通管道開放和可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我認為明年最大的變數,恐怕就是美國的總統大選。

《經濟學人》年度特刊《2024全球大趨勢》指出,2024年美國大選是衝擊最深遠的一場選舉。BBC提出4項可能改變這場選舉走向的意外事件,其中之一就是如果國外戰爭升級,而讓美國捲入其中。

以臺海形勢為例,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沙特(Robert Sutter)就認為,美國明年11月的總統大選,可能對美國目前給臺灣的支持和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上,帶來更大的影響,而不是臺灣的選舉。

目前參與台灣總統大選的三組候選人,都強調「維持現狀」,但現狀是動態而非靜態的概念。明年選後改變現狀的一個重要變數,可能就是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牽動臺美中三邊關係的變化。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作者介紹
  • 趙春山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