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天人交戰的選戰布局?

2022-06-15 13:29:17   20047

原本對民進黨形勢大好的地方選舉,就因為黨內派系問題與人謀不臧的因素而造成提名的困局與危局。倘若沒有處理好這些爭議問題而錯估形勢提錯不適合的人選,導致選戰結果不如人意或挫敗,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是要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陳淞山/評論

疫情肆虐嚴峻,年底地方大選時程逐漸逼近,民進黨最重要的北北桃直轄市長徵召提名人選還陷入各方政治角力的混沌未明階段,選對會也幾乎停擺一個多月遲遲無法推出「黃金陣容」。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部長究竟能否華麗轉身參選台北市長?也因為疫情的關係而陷入政治膠著的局面,前交通部長林佳龍的積極推出首都圈的參選藍圖與構想,試圖爭取參選台北市長以帶動民進黨的整體選戰氣勢;桃園市長的可能提名參選人也因為新竹市長林智堅是否轉進參選而牽動有意爭取的桃園現卸任立委的「在地化情緒」敏感神經;再加上群龍無首的新北市長參選布局因為勝選機率太小又呈現現任立委大都意興闌珊的消極局面,造成蔡英文總統正陷入天人交戰的抉擇關鍵,深怕任何踏錯一步的選戰布局就可能造成「滿盤皆輸」的結局,讓自己必須承擔責任辭去黨主席而導致可能提早跛腳的窘境。

這是民進黨完全執政「政治一把抓」的全盛時代,也正是黨內中生代與青壯代即將全面接班的大時代,照理說民進黨內人才濟濟、政治戰將比比皆是,根本完全不愁可以參選的政治戰將,而且一雪前恥拿下過半的地方縣市長席次機會應該很高,卻為什麼會陷入如今北台灣徵召提名的「困局」及其他部分縣市長提名遲遲未能定案的政治窘境呢?

真正的問題在哪?是因為疫情嚴峻的因素嗎?還是當初採取以徵召為原則的提名制度發生了問題?個人認為主要的關鍵原因還是在於黨內派系的政治傾軋以及幕僚世代的個人私心作祟所致,再加上黨中央少數操盤者的私利考量而無法有效溝通整合可能躍躍欲試的參選者等因素而造成今日這個局面,這也就直接導致有權拍板的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因為偏聽及錯誤的資訊獲取而無法儘速決定可能的徵召提名人選。說穿了,縱使有選對會這個囊括當內各大政治領袖及政治菁英的機制來做「集體決策」,恐怕還是因為蔡總統「小圈圈的用人領導慣性」而讓大多數有爭議的縣市長提名陷入了舉棋難定的僵局當中。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總統應該要用領導人的政治格局來重新省視目前黨意與民意脫節的政治落差,來好好處理解決此次的徵召提名布局策略!尤其是在明知目前因為疫情嚴峻及失言風暴而導致陳時中政治聲勢大幅下滑,「討厭陳時中」的政治氛圍已經襲捲全台之際,陳時中根本已經完全不適合參選直轄市長,只能繼續讓他做好後續防疫的收尾工作以挽回民心並「成全」他的歷史定位,這就是陳時中的政治價值與定位,何來蔡總統的政治幕僚及某些派系還在全力拱他參選台北市長的「頭殼壞掉」之舉呢?更何況,倘若陳時中參選台北市長,不僅成為敵對陣營最佳的政治攻擊箭靶,更會讓台灣多數民眾認為民進黨就是「重選舉輕防疫」的功利政黨,這難道不會拖垮民進黨各縣市的整體選戰氣勢並重創民進黨的政治形象嗎?

新北市長與桃園市長的可能人選,就應該是尊重在地政治人物的積極努力及爭取,一方面培養在地政治菁英及戰將,另一方面則可更加突顯國民黨朱立倫黨主席獨霸提名張善政的錯誤決斷不得民心,又造成他們地方立委無法團結輔選的情緒更加難平。這是多麼好的政治機會可以打臉國民黨與朱立倫無能領導的局面,為什麼不能善加運用呢?至於新北市長選舉,的確不利於民進黨,因此,可以讓驍勇善戰的菁英立委出戰以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戰法猛烈攻擊侯友宜市長的政治缺失及弱點,一方面可以減損侯友宜可能參選總統的政治聲勢及民意支持度,另一方面又可真正培養未來的可能參選下屆新北市長的人選,這是多麼好的政治磨練機會?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地加以把握呢?羅致政、蘇巧慧等立委都是可以好好栽培的政治戰將,又如何不能出馬一戰呢?

其他縣市就以台東縣長人選為例,既然劉櫂豪立委是台東縣長五戰五敗且每況愈下的政治人物,他的真正問題是沒有親和力且與台東原住民關係不佳所致,因此可以選上立委卻無法贏得縣長大選。而前立委賴坤成的個性正可以補足劉櫂豪這個政治弱項,又曾當過台東的國代與兩任市長,甚至補選當選過立委,如今,他以「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政治決心爭取參選,又辭去經濟部中小企業聯輔基金會董事長的職位積極努力布局,倘若由他披掛上陣參選,絕對是有比劉櫂豪更佳的勝選機會,為什麼黨中央操盤者還使盡各種力量要來封殺他參選呢?這不是「有鬼」又是什麼呢?

總之,原本對民進黨形勢大好的地方選舉,就因為黨內派系問題與人謀不臧的因素而造成提名的困局與危局。倘若沒有處理好這些爭議問題而錯估形勢提錯不適合的人選,導致選戰結果不如人意或挫敗,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是要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這可能會造成明年黨內各大派系新一波的政治內鬥與廝殺,連帶危及2024的總統與立委大選,又豈能不慎乎嗎?

【圖片為資料照】
作者介紹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