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火藥庫進入引爆倒數

2020-07-27 09:57:41   28295

7月23日,美軍派出5架軍機飛赴南海海域,同日解放軍發布封海公告,表示7月25日至8月2日將在南海門戶、雷州半島以西海域,進行大規模實彈演習,還特別強調「此次打靶覆蓋範圍廣、彈藥威力大,擅自出海被誤炸誤傷的危險極大」。雙方摩拳擦掌不斷互相叫陣,已使南海成為未來百日最可能引爆的火藥庫。

郭正亮/評論

美中兩強不斷在南海加碼較勁,早已不是新聞:最近兩個月,美軍連續出動RC-135、E-8C、P-8A、RC-12X等各型偵察機不斷偵察南海,出動B-1B、B-52H轟炸機多次對中國島礁模擬攻擊,甚至首次出現雙航母編隊在南海進行兩次軍演。不過,儘管南海情勢空前緊繃,但直到7月上旬,各界多半認為這只是川普競選的反中造勢戲碼,雙方終究會在懸崖邊緣緊急剎車、適可而止。

但隨著7月川普首席鷹派幕僚班農(Steve Bannon)重返競選團隊,強烈建議全面拉高反中基調,川普已經不再拘泥於貿易戰和科技戰等經貿議題,進而全面擴及政治和軍事的對抗訴求,導致美中擦槍走火的可能性急劇升高。

川普準備在未來三個月和中國全面翻臉,充分表現在國務卿蓬佩奧最近十天的三次連續出手:7月13日首次否認中國在南海的九段線主張,呼籲各國抗拒中國在南海形成海上帝國;7月21日以「侵犯智財權」和「間諜活動」為名,要求中國在三天內關閉休斯頓總領事館;7月24日進一步發表反共演說,宣稱美中傳統交往方式已經失敗,今後將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呼籲全球盟友聯手施壓,逼迫中共政權改變。

美國迅速拉高政治和軍事的反中姿態,立刻引起中國軍方重估南海的美中對抗情勢。7月6日,新華社解放軍分社《世界軍事》雜誌總編輯陳虎,在中國政府的外圍智庫「昆侖策」發表《太平島正在成為南海最大的危險點》,提醒解放軍要重新評估太平島的戰略價值,提到美軍可能以太平島為立足點,發展為南海的「遠征前進基地」,藉此向中國控制的南海諸島發起攻擊。

陳虎認為:「在南沙使用遠征基地作戰理念的軍事行動,規模和風險都是可控的,可能造成的損失也是巨大的,甚至會造成戰略層面的損失,因此這種作戰方式和作戰預案,將是美軍對我實施軍事行動的一個比較理想的方案」。

作為美軍「遠征前進基地」必須有兩個條件:一是與攻擊目標不遠,可以涵蓋在海馬斯(Himars)多管火箭炮的300公里射程內;二是擁有1000-1500米飛機跑道,能夠起降美國C-130大力神(Hercules)運輸機,以便將後續兵力和重型打擊火力運送到打擊目標。

太平島成為美軍的最佳選擇,首先是距離渚碧島不到60公里,距離永暑島、美濟礁大約150公里,三個島礁都落在海馬斯火箭炮的射程內;其次是太平島機場跑道長達1200公尺,寬30公尺,東停機坪就可停放兩架C-130運輸機。

陳虎認為,如果美軍以太平島為前進基地,攻擊中國大陸三個人造島,短時間就能用密集火力造成重大破壞,也可快速撤離,讓大陸根本來不及反應。他因此得出結論:「太平島就像潛伏在大腦裡的血管瘤,平時是良性的,但一旦某些外來因素和特殊情況,使得這些血管瘤突然破裂,馬上帶來的就是腦溢血,甚至造成死亡。所以說,今天太平島已經成為我們在南沙群島方向的最大危險點,要給予注意和關注了」。

值得警惕的是,儘管中國開始重估太平島的戰略價值,但美國並未改變「只協防台澎、不包括外島」的基本立場。以今年2月4-6日為例,華府智庫「笹川和平基金會」(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舉行閉門兵推,兵推想定的南海危機,是中國假借8月南海颱風期間,突然以「緊急人道救援」為名,派武警部隊登陸太平島造成占島的既成事實。台灣隨即表示將派軍奪回,兩岸衝突一觸即發,共軍順勢擴大衝突佔領東沙群島,同時切斷金馬供水,形成多方面的兩岸軍事對峙僵局。

遺憾的是,面對台灣請求美國協助奪回太平島,代表美國參加兵推的前美軍太平洋司令布萊爾上將(Dennis Blair)堅持,美國對台灣的保證協防範圍,並不包括外島(金門、馬祖、烏坵)或台灣宣稱擁有的領土(東沙群島、太平島),台灣關係法的協防對象,只有台灣本島和澎湖。言下之意,儘管太平島和東沙群島遭到解放軍佔領,美國也不會派軍馳援。

代表台灣參與模擬的是前海軍司令、曾任參謀總長的李喜明上將感慨表示,在太平島議題上,台灣總是難以獲得盟友支持,美國答案令人失望。問題是,如果沒有美軍協助,台灣要奪回太平島或東沙群島,都會非常困難。

不過,這畢竟是2月跨國兵推,當時美中對抗還沒上升到7月白熱化程度。如今一旦中國開始重估太平島和東沙群島的戰略價值,擔心二者可能淪為美軍的「遠征前進基地」,中國就有可能為了「避免最壞結果、寧可先發制人」,試圖比美軍搶先一步占領二島。換句話說,美中兩強都想在南海先發制人凌駕對方,太平島和東沙群島陷入戰火的可能性,也將迅速提高。

美中對抗情勢的急劇升高,也表現在中國軍方對南海爆發戰爭的戲劇性轉變。舉例來說,7月15日,中國軍事專家王雲飛針對蓬佩奧發表南海宣言,認為「南海問題看似緊張,但現階段並不會擦槍走火,美軍艦近月雖接連闖入西沙、南沙群島海域活動,但大陸將之視為美方正常挑釁,頻率大概一個半月2艘次,與往年相比仍在正常範圍內」、「中國不會中了美國分化中國與東協關係的技倆,也不會受美國軍事挑釁就大動作加強南海軍事建設」。

但7月21日美國突然宣布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全面升高美中對抗態勢,7月23日,王雲飛立刻對南海情勢完全改變看法,在「三策智庫網」發表《中國亟需防備美軍對南沙島礁突然襲擊》,認為「一旦中美發生軍事衝突,南海與台海相比,具有規模可控、區域可控、時間可控的特點。目前看,川普很可能劍走偏鋒,在今年11月以前突然決策在南海挑起與中國的軍事衝突」。

王雲飛認為美軍可能選擇的攻擊目標有三:「最有可能是選擇黃岩島:一是菲律賓聲索該島主權,美軍可能裝模作樣打擦邊球;二是該島沒有人員駐守,襲擊後引起的外交衝突相對較輕;三是該島曾經做過美軍的轟炸靶場,美軍可能以恢復訓練為由故意羞辱中方」。其次是「襲擊建有機場的美濟礁、永暑礁和渚碧礁。襲擊上述三個島礁,對中方造成的破壞大,引起的國際關注程度高,在美國國內形成的政治效果明顯」。再次就是「以軍事訓練為由,用導彈或火炮襲擊上述島礁的礁盤邊緣,不襲擊島礁上的設施,既能避免中方人員傷亡,減少外交糾紛,同樣也可以達到其政治軍事目的」。

不過,王認為美軍不需要太平島作為「前進基地」,而是採取「快打快撤」模式,「最有可能是B-1B、B-52H轟炸機,如果從菲律賓中部的蘇䘵海由東向西方向或從馬六甲向東北方向突襲,中方在南沙島礁沒有部署戰機的情況下,很難對美轟炸機進行空中反擊」。其次是「用航母編隊中的大黃蜂艦載機攜帶空地導彈,或用艦艇發射戰斧巡航導彈進行襲擊」。

針對隨時可能成真的美軍攻擊,王雲飛建議中方及早「在南沙三個建有機場的島礁常態化部署戰鬥機」,「航母到南海,特別是南海中南部方向戰備巡邏,也可提上日程」,「在西沙,更有必要進行戰機、防空導彈的常態化部署」。

7月23日,美軍派出5架軍機飛赴南海海域,同日解放軍發布封海公告,表示7月25日至8月2日將在南海門戶、雷州半島以西海域,進行大規模實彈演習,還特別強調「此次打靶覆蓋範圍廣、彈藥威力大,擅自出海被誤炸誤傷的危險極大」。雙方摩拳擦掌不斷互相叫陣,已使南海成為未來百日最可能引爆的火藥庫。

【圖片為資料照,翻攝自維基共享資源網頁,版權屬公有領域】
作者介紹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