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時代繼續逢中必反?

2020-04-14 18:14:08   13283

台灣現階段防疫的成功,也不必然就能讓未來的經濟復甦、振興也能同樣的成功。夾雜反中思維的防疫成功方程式,在後疫情或疫情後時代,很可能是阻礙成功的因素。

單厚之/評論

距離2004年陳唐山說「新加坡那樣一個鼻屎大的國家」已經16年了,台灣似乎還有很多人覺得新加坡是個「鼻屎大的國家」。

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臉書上的一個Errrr…..,引發成千上萬的台灣網民出征,到何晶的臉書上留言痛罵。台灣的媒體不約而同的以何晶狂貼文洗版為題,暗示何晶心虛、想要掩蓋自己的錯誤。幾日之後,何晶重新編輯了臉書的文章,台灣的媒體又以顯著的版面報導何晶「感謝台灣」。但如果仔細看看何晶的發文,其實不太看得到「感謝台灣」的意思,反而有點寬容、理解台灣網民玻璃心的味道。

2004年,中國經濟實力遠不如今天,台灣還經常以亞洲四小龍自居。那一年,台灣的人均GDP剛剛被韓國超越,大約是1.5萬美元,當時的新加坡是2.7萬美元;雖然所得不如人,但台灣人口多、整體經濟規模比新加坡大不少,而且IC產業在全球占有重要地位,台灣人自視還是高新加坡一等。

16年過去了,「亞洲四小龍」已經成了過去式,蔡總統唯一能拿出來講的,只有某幾季的經濟成長率超越其他國家,台灣的GDP成長到了2.4萬美元,而新加坡已經接近6.4萬美元,遠遠把台灣甩在後面。台灣人還能誇耀的,只剩民主、健保跟防疫。但即便台灣的防疫成果傲人,所謂的「社交距離」也是仿效新加坡的概念。

就在台灣人出征何晶的差不多時間,中國的網民也因為泰國一個明星的留言,翻牆跟泰國的網民開戰。民主與否跟人民的自信、自尊、自卑,似乎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新加坡深刻瞭解以小事大的道理,政治上一向不反中,但長期以來,新加坡也是全球所有國家中,對台灣相對友善的。台灣網民出征的同時,顯然沒有想清楚,台灣究竟有多少的外交實力,可以惹得起幾個何晶?

而我們的外交部,也不敢逆這股民粹的亂流,只會講一些不痛不癢的話,對於國人羞辱別國的總理夫人,沒有半句的歉意。今天的網民一時爽,政府的噤聲不語,將來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而我們的網民、媒體卻覺得是台灣戰勝了何晶、戰勝了新加坡、戰勝了親中的逆流,振奮不已。

同樣荒謬的是,在疫情還沒過去情況下,我們的政府居然討論起華航的改名。在全球航空業都受到重創的同時,華航的機組員、空服員冒著染疫的風險、隔離的不便,一趟又一趟的世界各地載回國人。而我們的政府,不僅沒有表達任何感謝之意,還嫌他們身上的「China」太礙眼,這是什麼樣的執政傲慢心態?

華航改名是個陳年老議題,如果能改,早就改了。ICAO的代碼變更、航權的重新談判、航班時間的改變,每一樣都工程浩大、困難重重。而政府居然在今年航空業的超級寒冬,煞有介事的討論改名,完全沒有把華航的生存發展放在心上。

台灣今天又出現零確診,防疫狀況看起來的確相當樂觀。台灣這次的防疫,延續著大選的反中情緒,在疫情一開始就迅速封鎖了與對岸的往來,是疫情控制得宜的關鍵。過去幾個月,疫情控制得宜與反中情緒不斷的交互作用,創造了民眾對政府的超高滿意度。但這種超高滿意度跟民粹的風潮,就像政治人物戒不掉的毒品,讓人沉溺其中,甚至被其控制。

疫情衝擊全球的經濟跟所有活動,有人形容是上帝按下了「暫停鍵」。這樣的說法顯然過於樂觀,彷彿認為只要疫情過去,一切就會恢復原狀,回到原本的軌道上。

但這次的疫情影響顯然遠不只於此,與其說是按下了「pause」,可能更像是按下了「reset」。疫情過後,國際上的方方面面,都可能重新洗牌、從零開始。原本的全球化趨勢很可能會倒退,中美兩強的衝突也可能會加劇。過去的領先、過去的成就,不代表未來仍能夠成功。

同樣的,台灣現階段防疫的成功,也不必然就能讓未來的經濟復甦、振興也能同樣的成功。夾雜反中思維的防疫成功方程式,在後疫情或疫情後時代,很可能是阻礙成功的因素。

面對未來重新洗牌的世界新局,民進黨政府應該冷靜思考,反中是不是仍是未來經濟發展、復甦時,應該要延續的路線。即便要繼續維持反中路線,也不該是出征何晶、華航改名這些損人不利己的雕蟲小技。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三立新聞網】
作者介紹
延伸閱讀

社群討論